近期流水账

博客很久没更新了,打好的草稿也没来得及整理,虽然整理了也是流水账一般。

最近找到了正式的工作,暂时稳定下来了,暂且记录点在杂七杂八的充充数吧。

最近一段时间解决了几件麻烦事:

  • 被学校寄错的档案找回来,送到该在的地方

  • 之前兼职的制谱工作基本完成了,其余的也交接差不多

  • 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,转移到新的城市,大概熟悉了现在所在的城市

关于档案

之前一直想找时间记录一下这件悲催的事情,档案寄混了放在全国19届毕业生里应该也是件很奇葩的事了,这要归功于我们伟大的辅导员,让我深刻体验到了办事难。

事情还要从刚毕业的时候说起,毕业之前一再询问辅导员档案寄出时间,一直得到的回复都是等学校安排,到时候会通知,会给单号。然而,档案在7月19号左右寄出,直到二十多号还没收到通知,百般询问之下,辅导员不耐烦地说已经寄出去很久了,也没给物流单号。马上买票回家,几经周折,人才市场因为档案量大,还没有归档,自己翻找了很久也没找到档案,反而意外的发现本来该寄往别出的档案,事情就开始复杂了。

刚发现寄错的时候,也没想太多,辅导员也一直让等,直到因为一些原因,实在等不下去了,就自行给对方所属的人才市场打电话,查询之后,结果更是惊喜,那也没有我的档案,又发现另外一份寄错的档案,人才市场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笑了场。打电话给辅导员,他有点慌,然而还是继续等。然而这次没听他的,我还是继续联系人才市场,终于确定三个人的档案寄错了,剩下的事情就只能告诉辅导员等学校调档。期间辅导员态度一直很消极,不过依四年的了解,还是相信了他,档案也找回来了。

整个过程大概用了两个月是间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干等,等得整个人都焦虑了,看到档案的那一刻,感觉就像压在胸口的一座大山被挪走了。

制谱工作

已经想不起来这份工作开始的具体时间了,一共参与了三本书的乐谱制谱,按照文件上的日期大概是在2018年1月份左右,期间有部分时间是在等出版社排版之类的,最后总共出谱200页左右吧,制谱很快,但是要经过三次校对,每次都很耗时,由于原稿大部分都是手稿或者很久之前的打印稿,很多地方容易出现不清楚的情况,校对整个流程也挺繁琐的。截止到今天,手里还有几十页手稿没有打完,不过其他的部分都交给别人在做了。昨天又接到消息,剩下的一部分要抓紧时间赶出来了。

再次独自一人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

不得不说,我还是挺享受自己独自一人在一座陌生的城市生活的,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性格,也都有让我留恋的理由。

高二那年,跟着学校安排到秦皇岛参加艺考前的集训,严格来说并不算独自一人,整个班的同学都在,经常可以一起出去转,出去玩,只能说是第一次不在父母身边独自生活在陌生的城市吧。但是那时候起,我已经开始感受到了一种独自在外的伤感。幸好,依我的性子,陌生的环境适应起来也不会很吃力。

刚上的大学的时候,应该是真正意义上的独自一人了。开学前自己买好机票,独自开始了两千多公里的旅程,还记得那时候不知道温差巨大,九月份穿着外套在福建下飞机被热浪轰头的那一刹那。那真的是头一次感觉到南北差异。在福建的四年,我适应了“闽谱”、肉粽、大蟑螂……也亲身体验了南北差异,总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。当然,对于学校生活并不是很满意,除了,女朋友。

半个多月前,打包行李来到金华,这不是我第一次来金华,在找档案的时候路过金华停留过一段时间,也开始喜欢这座城市。机缘巧合吧,我也留在这座城市工作了,以后也要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。